筆下文學 > 諜海王牌 > 第五四六章 死等

第五四六章 死等

    安全局卻不一樣了,雖然它是軍統的分支,分出去的。可畢竟是安全局,有著很強的獨立性。所以從權利掌握上看,安全局肯定是高于情報處一節的。
  
      孫國鑫依舊沒有表態,看了看范克勤,道“克勤,你覺得呢?”
  
      范克勤道“卑職感覺,副座說的很有道理。而且……既然戴老板也是這個意思,那不妨順水推舟。”
  
      孫國鑫點了點頭,道“嗯。我在考慮一下,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還是能夠有金勛來掌管情報處,克勤的重心,恐怕也會轉到安全局啊。”
  
      范克勤道“我沒意見,總之,我肯定服從您的命令。”
  
      正說到這里,孫國鑫桌上的蜂鳴器響了起來,顧惜君的聲音說道“局座,有電話找范科長,是情報處的人。”
  
      孫國鑫伸手按著按鈕,說道“嗯,接進來吧。”
  
      顧惜君道了聲“是。”后,孫國鑫桌上的電話“叮鈴鈴”的響了起來。范克勤立刻伸手接起,道“喂?誰找我?”
  
      姜斌的聲音在聽筒中響起,道“老板,我是大姜。我找到客戶了,可是現在有個麻煩,這家伙可能躲在老鼠洞了,沒法下去找啊。”說到這里,頓了頓,又解釋了一句,道“是地形原因。”
  
      范克勤道“好,我知道了,你在哪?”
  
      姜斌道“卑職在那個全福飯館子東面兩條街外的,高塔西餐廳。”
  
      范克勤道“行,你在哪等我,我馬上就到。”說罷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后說道“兩位長官,卑職突然有了點事,有一個重要人物得抓。”
  
      孫國鑫道“嗯,正事要緊,你去吧。”
  
      范克勤點頭道“那我走了。”說著起身往外面走去。
  
      錢金勛往后好似蕩秋千一般,靠著椅背,道“小心點啊。”
  
      范克勤回頭一樂,比劃了一個雙槍的動作,跟著出了門。孫國鑫看的也是笑道“放心吧,小日本想傷到他,可沒那么容易。”
  
      他們接著說了什么,以范克勤巔峰狀態的耳力,也是聽不見了,畢竟他行動非常迅速出了門,而且局長的辦公室,隔音效果非常好,門一關上,啥都聽不著。
  
      范克勤直接通過走廊就出來了。接著他開上了車子,直奔目的地而去。
  
      沒多長時間,范克勤已經來到了高塔西餐廳。這條街可是不太富裕,雖然上班族不少,也屬于這個年頭的中產階級了,但除了患有小資情調病的家伙,誰能上這吃飯啊。是以這個西餐廳空落落的,總共算上坐在角落里的姜斌,也才兩桌客人,而且沒一個人點菜的。
  
      服務員見范克勤進門,立刻迎上,不過范克勤卻擺了擺手,道“不用,我找人。”
  
      姜斌正在喝咖啡呢,范克勤坐在了他的對面,看了眼,旁邊那桌兩個穿著便衣的特工,也在吸溜著咖啡。笑了笑,低聲道“什么情況了?”
  
      姜斌將一張信紙推到了范克勤的面前,原來,他利用范克勤過來的這段時間,找飯店前臺要了張紙,畫了個簡易圖。用手點指道“老板,你看看,這是客戶的家,這是門,進屋后右手邊是廁所,跟著是過道,連接著廚房,右手邊的是個小屋,檢查后沒發現什么問題。但是左側這個大臥室,一進門后,左側有一張辦公桌,卑職看了看桌子下面的痕跡,估計這里應該有一個密室。”
  
      說到這里,姜斌用手在桌子上畫了個范圍,道“初步估計,入口也就這么大,一次只能一個人下去,強攻非常困難。”
  
      范克勤“嗯”了一聲,表示聽懂了。然后又問道“之前呢?怎么行動的?沒驚倒對方?”
  
      “這事怨我。”姜斌道“當時卑職得到了線索,確定了房子之后,想著時間很緊,如果抓捕他耽誤了時間,可能會讓他這條線上的其他人跑了,所以直接讓兄弟們沖進去了,但沒成想,這小子竟然還有這個后手,在屋里有個密室。”
  
      說到這里,姜斌用手在那張圖上某處點了點,又道“然后卑職想亡羊補牢,于是在門廳這個位置,故意稍微大了點聲,說,這家沒人也不能放松,去鄰居家打聽一下。剩下的人,繼續摸排工作。然后帶隊退了出來,此時目標家周圍,還隱藏著十個兄弟,時刻看著那房子的動靜。”
  
      范克勤聽罷,心中感覺姜斌確實稍微冒失了一點點,畢竟沒有確定人究竟在沒在屋里。不過這種看似冒失,是要打一個引號的。因為這是排查的搜捕,雖然控制在了一個區域內,動靜也不算小。所以本身就是要快,抓人要快,抓住人了審訊也要快,要不然時間一長,可能還會出現之前的問題。那就是這條線上的其他人,可能會轉移。
  
      范克勤對于這個密道,也有點頭疼,這東西確實難對付。可以說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險地。而且前提是還不能弄死對方,會前功盡棄的。要不然,直接往里使勁扔手榴彈就行了。
  
      范克勤沉吟了片刻,道“人肯定是不能弄死。這是個大前提,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啊,不過你的那個反應,還是能夠迷惑到對方的。一個人在險地中躲藏,可以判定那是他最后的退路了,這時候如果但凡見到一點點曙光,在潛意識當中,都會升起一絲希望的。如果我們長期不動,根本沒了動靜,他會在里面一直待下去嗎?會什么動作都不做,就直接先一槍把自己斃了嗎?這兩個可能都不會,他一定會出來看看情況的。一定會,所以,我們現在剩下的只有一個辦法,等!死等!但你要注意啊,周圍監視的兄弟,絕對不能露出什么馬腳來。另外,讓其他的兄弟調查一下,有沒有聽見地下有動靜的,還有查一查房子里之前住的人,有沒有大興土木的情況。雖然在重慶地下挖通道,那是不太可能的事……”
  
      。
3d独胆开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