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的漢服男朋友 > 第十八章 難過

第十八章 難過

王子成沒有說話,因為他不善于撒謊也不屑于說;他也沒有跟楊嵐解釋什么,因為不管他說了什么,事情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既然結果都是一樣的,那就回她以沉默吧!
  
  只是他那顆心像是有擂鼓在作響一般,敲得他耳朵里都是“咚咚咚”的聲音!
  
  楊嵐見王子成沒有說話,就朝王子成逼近了一步道:“我除了看到你參加了華夏藝術學院的T臺秀,還看到了你去參加了區域選拔賽的比賽!”
  
  王子成的腦袋突然“嗡”了一聲,仿佛有浪潮排山倒海朝他襲來!
  
  在那么一瞬間,他就聽不到外界一丁點兒聲音,連眼前的畫面都變得模糊不清了起來!
  
  就像是黑白電視機里閃爍著的雪花!
  
  他的心原本就被提到了嗓子眼兒,現在就變成了一塊石頭,堵在了他本來就難受的心口,讓他的呼吸都變得不順暢了起來!
  
  猶如被淹沒在了渾濁的水中,蒙蔽著他的眼睛,堵住了他的耳朵,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困難了!
  
  但是突然有一絲清明注入他的心間,于是他眼前的模糊如潮水一般逝去,耳中的異響也變成風消失不見了,腦中的“嗡嗡”聲響也跟著平靜了下來!
  
  于是他的世界恢復了正常,所有的一切都變得清晰了起來,甚至比從前更加的清楚明白!
  
  因為他心里擔心的事情,已經被楊嵐直接提了出來,所以在這個時候害怕是沒有任何作用的,與其害怕還不如坦然去面這一切!
  
  “子成啊,你知不知參加了區域選拔賽,就必須要去全國傳統技藝比賽?”
  
  楊嵐并沒有像從前那樣發怒,而是靜靜地看著王子成,那雙眼睛里有著難以置信和不甘。
  
  因為她在心里還抱著一絲希望,她希望王子成不過是受了別人哄騙,這才去參加了區域選拔賽!
  
  可是她心里又夾在著一絲絕望,因為她是看著王子成長大的,也知道王子成的性子有著不同于常人的沉穩。
  
  他如果決定去做一件事情,那就說明這件事情已經到了覆水難收的地步!
  
  因為那少年郎從小就是聰明內斂的,所以他每做一件事情,都是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的!
  
  王子成想要開口說些什么,楊嵐就突然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笑聲在空蕩的屋子里顯得那么得凄厲和無奈,而楊嵐眼里更是有著非一般的痛苦和絕望:“難道你忘了,你的爸爸媽媽是怎么死的嗎?”
  
  王子成依舊一聲也不坑,就坐在楊嵐身邊,靜靜地看著楊嵐哭訴!
  
  有些重要的事情,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尤其是最親的人的永遠離去!
  
  他尤其難以忘記,他的父親王樹明和他的母親鐘倩倩,被白布蓋上軀體準備去火化的時候。
  
  就在爸爸媽媽的臉被掩埋在白布下的瞬間,王子成才發現那白布下的面孔是那么的安詳,只是面孔上沒有一絲血色和生機!
  
  也是在這個時候,小小年紀的王子成才知道,自己最親最愛的兩個人已經永遠地離開了自己!
  
  于是過往的歡樂,一幕幕得涌上了心頭……
  
  只是他的面上有一陣清風拂過,那清風像是跟他在告別一般,在他的臉頰上輕輕地撫摸了片刻,就帶著嘆息飛上了無邊無際的天空!
  
  那嘆息聲仿佛在告訴他,爸爸媽媽就要去往遠方了……
  
  只是這個遠方,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永遠都不會回頭了……
  
  就在那么瞬間,有哭喊聲響在了靈堂中!
  
  那聲音是那么的絕望!
  
  那哭喊是那么的撕心裂肺!
  
  那眼淚像是止不住的水流,撲簌簌地染濕了他的衣襟!
  
  莫叔眼疾手快地將那小小的孩童抱在了懷中,而王子成的那雙小手,正往遺體出門的方向胡亂地抓著!
  
  可是任憑他怎么掙扎,莫叔都將他死死地抱在懷中!
  
  命運是那么的殘酷,原本該天真爛漫的小小孩童,卻要承受失去雙親的痛苦!
  
  王子成頭上的孝帕因為掙扎落在了地上,他身上的孝服也變得凌亂不堪,臉上的淚水和鼻涕混雜在了一起,那哭聲更是聽得旁人都于心不忍!
  
  往事一幕幕浮現,心傷一陣陣涌上,讓王子成的鼻腔中傳來了酸澀。
  
  這一切他當然記得,只是楊嵐告訴他,父母的離世跟亞洲傳統技藝大會有著莫大的關系。
  
  可是等他長大了之后,他才覺得楊嵐的說法有問題。
  
  因為按照爸爸媽媽的年齡,是沒有辦法去參加亞洲傳統技藝大會的,所以他就覺得這中間一定是出了什么問題!
  
  他隱隱覺得,除非這其中還有第三人,不然對方不可能將事情做得這么絕。
  
  就好像在區域選拔賽的時候,蘇敏的書畫被陰差陽錯的被刷下,而文嫻真正的目標是他一樣!
  
  只是王子成不管怎么回憶,都沒有辦法想到那個第三人是誰。
  
  就在王子成還在回憶的時候,有人猛的抓住了他的肩膀搖晃了起來,所以他就將心神收了回來。
  
  只見楊嵐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猙獰了起來,而她手中的力道也在逐漸地增強,那指甲更是將王子成的肩膀掐的生疼!
  
  王子成看著這樣的楊嵐,心就跟著抖了抖,因為他知道那是因為自己一直不吭聲,所以才讓楊嵐有些抓狂和崩潰的。
  
  于是他張了張嘴,輕輕地回了一句:“我記得,我永遠都會記得的……”
  
  聽到了王子成的回答,楊嵐眼里的兇光就如潮水般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悲愴。
  
  兩個人就這樣對峙了許久,最后是楊嵐松開了抓在王子成肩頭的手,只是她依然盯著王子成問道:“那你為什么還要趁奶奶不清醒的時候,去報名參加那個勞什子比賽?”
  
  因為那個比賽,她已經失去了很多很多,她自然不想讓王子成去冒這個險。
  
  雖然一切都已經于事無補,可是她還是那么希望王子成能回心轉意……
  
  這個問題有點復雜,他當初去參加比賽,是為了自己的女朋友蘇敏。
  
  只是在后來的時候,這份心境跟成立男團的時候一樣,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
  
  當王子成還在組織著語言的時候,他就聽到楊嵐在他耳邊一字一句道:“是不是為了那個畫像中的女孩?”
  
  沒等王子成反應過來,楊嵐就立即離開了沙發,風風火火地沖上了樓!
  
  那少年也嚇了一跳,也匆匆忙忙地跟著上了樓!
  
  :。:
  
  
3d独胆开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