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把云嬌 > 第351回 不是個沒臉沒皮的

第351回 不是個沒臉沒皮的

    “這是……”茹玉有些遲疑。
  
      他并非不識貨,而是瞧出了這是香,才覺得有些疑惑。
  
      別看這一小塊香,在香坊里頭,至少也能賣上十兩銀子。
  
      云嬌好好的,為何要送他這般貴重的回禮?
  
      “我家姑娘給茹少爺的回禮,茹少爺快收下吧。”蒹葭很滿意茹玉驚疑不定的模樣,她就曉得,姑娘出手這般大方,茹玉少爺定然會吃驚的。
  
      “這太貴重了,你回去同九姑娘說,心意我心領了,香還是拿回去吧。”茹玉連忙推拒。
  
      他也不是不歡喜香,反而像他這樣的讀書人,平日里接觸的多了,也曉得香是風雅之物,是極好的東西。
  
      可他不好意思拿云嬌這么貴重的回禮。
  
      他堂堂一個男兒,怎可受女子如此貴重的禮?這說不過去。
  
      況他也拿不出像樣的回禮來。
  
      “茹少也不必擔憂。”蒹葭更加得意起來:“這香不是我家姑娘買的,是我家姑娘自己親手制的。”
  
      “甚的?”茹玉愣了愣:“你家姑娘制的?”
  
      “嗯。”蒹葭又揚了揚手中的香:“茹少爺不想試試嗎?”
  
      茹玉伸手接了過來,放在鼻尖嗅了嗅,便點了點頭:“是檀香的味道。”
  
      “這般聞著不香,要熏著才香呢。”蒹葭一板一眼的說道:“我家姑娘說了,這香能凝神靜氣,茹少爺熏來讀書是再好不過了。”
  
      “那我便收下了。”茹玉握著那塊香,想到這是云嬌親手所制,便有些愛不釋手,終究還是忍不住收下了:“替我謝過你家姑娘。”
  
      “不得旁的事,我便先回去了。”蒹葭笑著道。
  
      茹玉正待開口,門口便傳來了楊氏的聲音。
  
      “蒹葭來了,怎的也不去我那處坐坐?”楊氏說著話,走了進來。
  
      “夫人。”蒹葭朝著她行了一禮:“今朝便不去了,我家姑娘還等著我回去伺候呢。”
  
      她是上回叫楊氏糾纏的有些怕了。
  
      “你今朝來這是?”楊氏瞧了瞧茹玉,這才開口問道。
  
      “我家姑娘叫我來給茹少爺送香。”蒹葭回頭瞧了瞧茹玉手中的香。
  
      茹玉生怕他母親說出甚的難聽的話來叫蒹葭難堪,更怕蒹葭回去學嘴,叫云嬌曉得了。
  
      他連忙開口道:“母親,九姑娘送的這香乃是檀香所制,能凝神靜氣,熏來讀書最好不過了,我歡喜的緊。”
  
      他這便是在隱晦的說這香的好處,他曉得自個兒母親的性子,但凡是對他讀書有用的,母親都不會反對。
  
      盼著她瞧在這香能叫他好好讀書的份上,不要為難蒹葭。
  
      “這般好?那一定價值不菲吧?”楊氏聞言,笑著問蒹葭。
  
      茹玉松了口氣,母親既然笑了,該不會再說甚的難聽的話了。
  
      蒹葭不曉得他們母子之間的啞謎,聽了楊氏的問話,笑道:“夫人不必憂心,這是我們姑娘自個兒制的,上回茹少爺給我們姑娘送了吃食,姑娘今朝做了香,便叫我送來了。”
  
      “把九姑娘還真是心靈手巧,會制茶,又會制香。”楊氏笑了笑:“往后誰若是娶了這九姑娘,那可是有福了。”
  
      蒹葭笑了笑,對于姑娘的婚事,她自然不好多說,便想要開口告辭。
  
      便聽得楊氏又開口,有些意味深長的道:“九姑娘這般的聰慧,又有本事,也該曉得自個兒疼愛自個兒,愛惜自個兒,咱們女子本身,可比甚的都有值錢呢。”
  
      蒹葭聽這話聽得莫名其妙,又品不出其中的深意,只得含糊的應了一聲:“那是。”
  
      說著便告辭了。
  
      茹玉瞧著蒹葭出去了,臉色有些泛白,母親這話,蒹葭聽不懂,云嬌卻定然能懂,這可如何是好?
  
      楊氏瞧著他失神的模樣,開口道:“人都走遠了,我兒還在瞧甚的?”
  
      茹玉回過神來:“不得甚的。”
  
      楊氏眼神落在他手中的香上:“這香,既然對讀書有用,你便留著用。
  
      但是那個庶女,我絕不允許你對她再有任何心思。
  
      她也不是個傻的,今朝這番話,她想來也能品出其中的意味,我瞧她也不是個沒臉沒皮的,你便死了那條心吧。”
  
      茹玉握了握手中的香道:“母親若是不得旁的事,兒子進屋讀書去了。”
  
      “去吧,中午我親自給你送飯來。”楊氏說著轉身朝外頭走去。
  
      小滿正站在院子門口。
  
      “你今朝做的不錯。”楊氏瞧了他一眼,夸贊了一句:“下次有這般事,記得再去叫我。”
  
      小滿點了點頭,又有些后怕的道:“夫人,若是少爺曉得了,可如何是好?”
  
      “曉得便曉得了,你聽我的話,旁的不用愁。”楊氏眼中都是志在必得。
  
      小滿松了口氣。
  
      便在這時,茹玉又從屋子里頭走了出來,開口道:“母親留步,孩兒有話要說。”
  
      “怎了?”楊氏回過身來敲著他。
  
      茹玉走上近前道:“兒子思來想去,身邊還是不要人伺候了,太過費事,且還多了一個人的口糧,我向來獨來獨往慣了,便請母親將小滿發賣了吧。”
  
      小滿一聽,“噗通”一聲便跪了下來:“少爺,少爺別趕我走……”
  
      他雖然年紀不大,卻見過許多事,這帝京城里頭待小廝這般好的少爺,那是屈指可數。
  
      他命好跟了這般脾氣好的少爺,他可不想說被發賣了便被發賣了。
  
      再說不叫少爺同九姑娘來往的是夫人又不是他,他也是聽命行事,況且四姑娘似乎也對少爺有情,那四姑娘是嫡女,不比九姑娘好嗎?
  
      “小滿是死契,這些日子做的也好,人又勤快又機靈,便留著吧。”楊氏輕描淡寫的道。
  
      茹玉瞧了一眼小滿,暗暗的攥了攥拳頭,便是這個叛徒,否則母親也不會來的這般快,朝著蒹葭說出那般難聽的言語。
  
      他當自然不會任由一個叛徒留在身邊。
  
      他又開口道:“母親辛苦將我拉扯大,身邊連個婢女都不得,我身為人子,怎可如此奢靡?
  
      再說母親一直攢銀子,要在帝京城里頭買個小院子,如今將小滿發賣了,十五兩銀子便回來了,平日里還不用養著他,林林總總的也能省不少。”
  
      ()
  
      搜狗
  
  
3d独胆开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