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謝家小玉 > 第四十二章 算計

第四十二章 算計

    那邊廂,奚丹朱與郎墨偶遇,而依舊是這間平平無奇的屋子里,淳于風已經將需要的符咒畫好,這才將東西收拾好,開口道:
  
      “焉逢。”
  
      銀色的光芒閃現,最終從光芒中走出來的,是一個著杏色衣衫的男子,面上帶著個刻太陽紋的面具。
  
      “尊上。”他恭敬地跪地。
  
      “他們都走了?”
  
      “是。”
  
      “可有懷疑?”
  
      “……沒有。”焉逢欲言又止。
  
      淳于風知道他在猶豫什么,笑道:“方才我和丹朱的話,你都聽見了?”
  
      “……是,屬下不懂,”焉逢毫不遮掩地說,“那位謝大小姐本就有問題,尊上為何要那么說?”
  
      “因為只有這樣,她才會出手,才會小小地破壞我們造門的計劃呀。”淳于風笑道,“而且也只有這樣,才能證明我的猜想。”
  
      “請尊上賜教。”
  
      “謝大小姐在和奚丹朱相處的日子里,一句沒提謝守山的事情,這說明什么?說明她從一開始就知道奚丹朱是誰,也猜到了我想讓她猜到的,”淳于風笑道,“我會派奚丹朱去的原因。”
  
      “這……尊上不是說那位謝大小姐眼中不揉沙子嗎?”焉逢不解。
  
      “可她更在意謝守山的生死,所以自然會入我甕中。因為她知道有些事情一旦急了,難免顧此失彼,而她要的,正是我們的失誤呀。”淳于風面對真正的手下時,總是很有耐心。
  
      焉逢不是奚丹朱,他立刻明白了這話的意思:“尊上將這個失誤遞給她,如此她才會有動作,才能拖延我們的事情,對嗎?”
  
      淳于風欣慰點頭:“是呀,總該計劃出點兒小小的紕漏,才好拖延呀。”
  
      因為老魔尊活不了很久了,而他也終于找到了真正的洞天。
  
      那他,為什么還要幫著魔尊回家,與人分享這個洞天?
  
      魔族崇敬他,畏懼他,需要他,但同樣防著他,所以才會派人監視自己。
  
      只是老魔尊在魔族的地位太高了,若他真的出手殺之,便是將整個魔族推向對立面。
  
      恰好這時候,謝小玉出現了。
  
      就如自己盯著她一樣,這個疑似與自己有同樣經歷的人,也在盯著自己。
  
      淳于風知道他們怕的,都是同樣的一個事情——在揭開所有秘密之前對面的人死了,那是不是這場輪回,還會一直繼續下去?
  
      自己是厭倦了這無休止的輪回,而對面的人不管經歷了什么,大體與自己的想法一樣。
  
      所以他們兩個人,才會在清楚地知道對手是誰的情況下,彼此試探,卻都不肯妄動。
  
      這是一個多么美妙的對手呀!因為自己可以利用這一點,甚至讓對手為自己做事。
  
      比如眼下的事情,抓那些男子是為了造門嗎?那只不過是個噱頭,讓世人恐慌,讓謝大小姐會多想的噱頭。
  
      所以他吩咐手下人急切地做事情,將事情鬧得雞飛狗跳之后,讓謝大小姐很容易就能找到,就能順著自己讓她走的路,找到那些被抓的人,再來一場聲勢浩大的戰斗,這樣那些被抓的人,就能順理成章地去死了。
  
      近千個人從天上摔死在京城之中,是多么壯觀道景象!那將是縱然千百年之后的人提起朔都城時,都不會忘記的情景!
  
      如此,他也有足夠的理由,將造門的事情,拖上一段時間。
  
      待老魔尊就死了,自己就是魔族真正的統帥。
  
      此事除了自己,也只有眼前的焉逢知道了。
  
      他雖然是魔族,但與老魔尊有族誅之仇,所以對他才是忠誠。
  
      “希望謝大小姐,別讓我失望呀。”
  
      “尊上算無遺策,所思所想,必然能成!”
  
      ……
  
      在奚丹朱離開不久后,謝小玉院中的廚娘,便將一份荷葉雞并四樣蜜餞,還有些時蔬菜肴做好了。
  
      “紅桃姑娘。”剛剛歇了口氣的廚娘見紅桃挑簾進來,忙殷勤道,“菜剛都得了,姑娘瞧瞧怎么樣?”
  
      紅桃笑得柔和又大方:“于嬸子做的如何會不好?姑娘已經到后花園了,得快些將東西送過去,尤其是這個荷葉雞,催著呢。”
  
      她的身后,小丫頭們已經進來,將各種菜肴放在食盒之內。
  
      于嬸邊盯著丫頭做事邊笑說:“大小姐平時那般穩重,偏吃東西倒成了孩子,這都半個多月了,整天變著法只要雞吃,我可是渾身解數都用上了,再要幾天,可就要重復了。”
  
      紅桃葉抿嘴笑了:“可是呢,想想以前,怕是也快吃膩了吧。便是重了也不怕,橫豎姑娘每次吃不了幾口,嬸子做的好東西,都便宜我們了。”
  
      說起來自從奚丹朱在家養傷、謝小玉不再出門起,她突然都變著法的讓小廚房做各色的雞。
  
      這下可忙壞了廚房,什么辣子雞口水雞花雕雞白切雞白斬雞黃酒炒雞烤雞燒雞花椒雞等等等等,每天變著法的往上端。
  
      侯爺夫妻也是知道的,但闔府上下都沒當個事兒。
  
      實在因為謝小玉自幼就這樣,絕大多數時候不挑嘴,但不一定什么時候,忽然就要吃一樣東西,有時候是果子,有時候是蜜餞,有時候是某種菜,而且一吃就是十天半月的,非要吃膩了才算。
  
      要的東西不刁鉆,但這個吃法,很孩子氣。
  
      紅桃和于嬸說了這兩句,待人整理好食盒后,就帶著人往后面花園的亭子里去。
  
      此時,謝小玉就坐在亭中,眾人有條不紊地將東西擺在了石桌上后,小丫頭們就知趣地退在看不見人的地方等吩咐,只留兩個桃子服侍。
  
      碧桃先給謝小玉盛了湯,紅桃嘖笑著將裹在外面的葉子扒開,雞翅膀夾了起來,放在謝小玉的面前道:“小姐嘗嘗,味道如何?”
  
      謝小玉點了點頭。
  
      只是還沒等她動手,便覺得兩只眼睛忽然亂跳了起來。
  
      這次只當著兩個桃子,謝小玉連避都不避,而是看向了那個食盒。
  
      兩個桃子才注意到她眼睛的異樣,還沒等開口呢,就見那食盒中缺了翅膀的雞,憑空消失不見了。
  
      碧桃慌忙捂著嘴巴,才沒驚呼出神,紅桃也是嚇得呆在原地。
  
      “味道倒是不錯。”一聲之后,就見一只毛色雪白,叼著雞的九尾狐,出現在了亭子里。
  
      頂點
  
  
3d独胆开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