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道爺不好惹 > 第96章隨我一同乘風東去如何

第96章隨我一同乘風東去如何

    天下皆知的古墓有很多,但其實在這片土地上,還有著數不清的千年古墓可能連知曉的人幾乎都沒有了,就像唐昆說的這幾座勿吉王墓,差不多絕大多數的人連聽都沒有聽過。
      勿吉是古代北方一個少數民族的稱呼,再往前一點這個民族叫挹婁,這個名字就更生僻了,往后千年左右勿吉的的后人就大概被人所熟知了,并且名頭還特別的響亮,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還成為了這片土地上的霸主,因為滿人的祖先就是勿吉。
      唐昆所說的勿吉王墓是南北朝時期的,當時勿吉人生活在東北一帶,祖祖輩輩都在那里繁衍生息,不過知道勿吉的人很少,因為那時他們的人數本來就不太多,東北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都被叫做關外,跟中原地區甚至都屬于兩個不同的國度,所以在歷史上被記錄的信息自然就很少了。
      王長生也偶然聽人提起過勿吉人,在昆侖觀的時候那位上知千年歷史的炒白菜的六師兄就跟他聊起過,他說勿吉人在興盛的時候還是很強大的,不然也不會有后期的女真和一統天下的大清王朝,只不過是勿吉人比較低調,他們一直固守著自己的那片土地很少踏足中原地區,沒有任何的侵略性,也可能是這個心思一直被掩藏在了內心深處,等到滿人入關的時候才被徹底的暴露出來。
      六師兄說勿吉人很神秘,很早很早以前他們甚至有可能不是生活在東北地區,是從遙遠的地方遷徙過來然后才扎根在那的,因為那時候的關外天寒地凍氣候惡劣,不太適合人生存,關外離關內又不是很遠,跋山涉水的話不過兩月就能進入中原地區了,勿吉人實在沒必要留在那里完全可以遷移進關內來,至于為什么非得生活在東北地區,可能是由于某種特殊的原因,不得不留在那里。
      王長生聽聞唐昆的話后也很不解,他皺眉問道:“勿吉王墓,你去那里干嘛?”
      “當然是不得不去了……”唐昆他嘆了口氣,搓著有點焦慮的臉說道:“身不由己啊,不過哥們我讓你跟著去,是有危險也是我想讓你保駕護航,但說實在的好處也和危險成正比的,那個勿吉王墓里有……”
      唐昆說到這里以后話就頓住沒有再往下說了:“你不去的話,我是沒辦法跟你細說的,我不能走了消息。”
      王長生冷笑著說道:“想要馬兒跑,還不給馬吃草?你知道什么叫不見兔子不撒鷹吧?你好歹把手里的肉骨頭扔出來讓我咬一口么,光是聞味的話哪里夠啊”
      唐昆抿了抿嘴唇,腦惱怒的說道:“萬一我說了你不去,耍我呢?”
      “那就喝酒吧,閑話少說。”王長生甩開他的胳膊,干脆都不問了,端起酒杯跟梁平平碰了一下,唐昆直接無語的尷尬了,這貨簡直是油鹽不進啊,在態度上把他給拿得死死的,這個談判讓他始終都處在了下風。
      唐昆又往他這里靠了靠,小聲說道:“我說了的話,你聽了要是不去,可千萬別給我漏了消息,就當沒聽過,行不?”
      “這個世上讓我感興趣的東西很少,你在乎的不一定也是我在乎的,明白?”王長生斜了著眼睛說道。
      唐昆明顯猶豫了半天,最后才咬牙說道:“勿吉王墓中有……”
      唐昆在他耳邊輕聲嘀咕了一句,王長生的身子瞬間就僵住了,他不可置信的轉頭看著唐昆,對方一看他這眼神就愣了,王長生的眼睛很紅,布滿了血絲,并且呼吸也在這一刻里明顯急促了起來。
      唐昆干巴巴的問道:“狂犬了啊,咬人啊?”
      王長生沉沉的吐了口氣,舔了下嘴唇問道:“你確定?”
      “大哥,我要是不確定我至于折騰了好幾年么,我師父幾乎研究了一輩子啊”王長生手轉著酒杯,思量了很久,盡管他沒有點頭,但是梁平平和唐昆都看出來他應該是心動了,是的,唐昆剛才說的那個消息,王長生不只是感興趣了,而是對他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更是關乎著他多年后的一段經歷。
      “我跟你走一趟”王長生稍微思量了下后說道。
      唐昆明顯松了口氣的說道:“差你就是差東風了啊,妥妥的!”
      王長生隨即接著說道:“不過再去之前,我還有個事要辦得去嶺西一趟,那是我年前就答應了別人的一個事,也不算什么麻煩問題,但我必須得過去。”
      “要很久?”唐昆皺眉問道。
      “不用,個把月撐死了,去那走一圈就回來”
      “那行,我跟你過去”
      王長生無語的說道:“怎么著,你還怕我反悔跑了啊?”
      唐昆干笑著說道:“那,那倒不是,主要是吧我這一陣也比較閑,也沒心思干別的,閑著也是閑著,我跟你走走唄?”
      王長生直接無視了他,看著梁平平說道:“你呢小萍萍?”
      “我也閑來無事……”
      “來吧,為了我們的臭味相投干一杯”唐昆舉起杯子,王長生和梁平平跟他碰了一下,三人一飲而盡。
      一杯酒喝完,唐昆打了個酒咯,把話題就從勿吉王墓上轉開了:“龍虎山那邊的事,你以后打算怎么處理?”
      王長生嘴里干脆的吐出幾個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你這一把可是把他們給得罪狠了啊,常山岳和常天師這對父子心眼小的很,最是記仇,你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把他們兩的臉按在地上摩擦了又摩擦,這口氣他們絕對是不報不快的,你看著吧,從今以后龍虎山肯定在江湖上鋪天蓋地的找你們兩個,啥時候把你們兩個的臉也給擦一遍,這事什么時候算完”
      王長生慢條斯理的拿起一根肉串,說道:“那我真不介意把他們這對父子的臉換一邊再擦一遍,龍虎山啊,好大的招牌啊,可嚇死我了啊”
      “鑒于你答應跟我要一起乘風東去,哥們可以免費送你個好處”
      “啥啊?”
      唐昆手指著桌子,擲地有聲的說道:“有一天龍虎山要是找你麻煩,你處理不了了,跟我講一聲,我帶著人把龍虎山歷代祖師爺的墳全都給刨了……”
  
3d独胆开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