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重生之長姐持家 > 第一三二章 黑衣人

第一三二章 黑衣人

“異常?”莫大河唯唯諾諾的:“有,有!就在前面,我們看到,看到一個不知道是什么的,躺在路邊,一,一攤子的血,我們,我們都沒敢停,擔心,擔心有匪徒,就,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前面?在哪里?”本來黑衣人也沒真想從這幫文弱書生這里打探到什么,聽了這話,頓時眼神一凝。
  
  “就,就前面,半個時辰的牛車,車程吧!”莫大河擦著汗,他腿都要軟了。
  
  “咱們走!”這人顯然是領頭的,聽了這話一揮手。
  
  幾個黑衣人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二話不說就跟著走了,其中一個心思比較細膩,問道:“頭兒,這些書生,要不要?”
  
  領頭的黑衣人擺擺手:“不用!”這幫雖然是文弱書生,可都是秀才,要是全殺了,回頭就鬧大了,對他們來說就多一分的危險。
  
  “可是,這幫秀才會不會說出去?”雖然很慫,但是越慫的人越好嚇唬,一嚇唬啥都說。
  
  倒是邊上的一個黑衣人也道:“說啥?咱們蒙著臉,他們也看不見,我看頭兒的意見沒錯,這些人雖然慫的很,可都是秀才,萬一都死了,回頭被人發現了,難保不會惹出什么事來,咱們還是小心些的好!”
  
  看黑衣人放過了他們,莫大河腿軟的癱坐在地上,幾個秀才也癱軟在牛車上,就是那趕牛車的都手軟腳軟。
  
  主張殺人的黑衣人回頭一看,又是一聲嗤笑,也就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了。
  
  等黑衣人不見了人影,莫大河才忙起身,手軟腳軟的上了牛車,有氣無力的道:“張師傅,快,咱們快點走吧!”
  
  好在快要到家了,事兒也就過去了。
  
  而這邊,莫云飛在鎮子上放了學,跟莫小遲剛剛走出鎮子,莫云飛忽然拉住莫小遲:“小遲,你先別背,你聽聽,是不是有什么哭聲?”
  
  “哭聲?”莫小遲凝神仔細聽了聽:“沒聲音啊!”
  
  “知所先后,則近道矣。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莫小遲繼續背。
  
  莫云飛再次拉住莫小遲:“不對,小遲你再聽,真的有個孩子在哭!”
  
  莫小遲再聽:“好像,還真是!”
  
  于是,姐弟倆找了起來,好一會兒,才發現路邊的這山上有個小坑兒,里面有個玉雕粉琢的小孩子,穿著一身粗布衣裳,正坐在小坑里哭得稀里嘩啦的。
  
  莫云飛一看心就軟的一塌糊涂的,忙下了小坑把小孩兒抱上來:“這,這是誰家的小娃娃,怎么會在這里哭,我看看?臉上還都是劃道兒!”
  
  “大哥,這怎么辦?我們要留在這里等人家嗎?”莫小遲看著也挺可憐這個小孩兒的,也幫著蹲下哄。
  
  莫云飛想想,低頭問道:“小朋友,你不要哭了,你跟哥哥說,你家在哪里?”
  
  可惜,小朋友沒給莫云飛面子,可勁兒哭的厲害,嗓子都要啞了,聽得莫云飛心都碎了。
  
  姐弟倆就在原地等了好一會兒還是沒等到人,眼看著天都要黑了,莫云飛就道:“不然咱們就先把他帶回家吧,等回頭讓人問問,看有誰知道這小孩哪里來的嗎?”說著,又想到古代拍花子很多,莫云飛就改了口:“咱們回頭還是先別說的,現在拍花子那么多,誰知道來認的是不是拍花子啊?”
  
  “嗯,我們到時候再慢慢打聽吧!”莫小遲也贊同。
  
  現在從鎮里到莫家村還有一段大路,就是之前服徭役的時候修的,只是那條路還要繞一段才能走,雖然比較好走,他們這走的還是原來的路,這會兒因為天快黑了,路上也沒什么人。
  
  莫云飛現在力氣倒是大,背著斜挎包,抱著孩子還很輕松;開玩笑,四碗飯不是白吃的,她今年才十一歲呀!這半年多,營養足,能吃飽,身高也就跟著竄上去了。
  
  一路走一路哄,等走到村子里,總算是把這小祖宗哄住了,莫云飛跟莫小遲都松口氣,不然他們就是想瞞都沒法瞞。
  
  “小飛,小遲,你們今天怎么這么晚?餓壞了吧?快洗手吃飯!”蘇三妹翹首以盼。
  
  “咦,這是什么?小飛你懷里抱著個什么?”蘇三妹愣住了。
  
  “娘,之前我給爹買的金瘡藥呢?還有沒有了?你看這孩子臉上都是傷的!”莫云飛道。
  
  “你這哪兒來的孩子呀?”蘇三妹一看這孩子,頓時就心生歡喜,只看這孩子白白胖胖,虎頭虎腦的,雖然臉上身上臟兮兮的,還有些細微的劃痕,可其他露出來的皮膚可是白嫩的很,讓人不禁想起了白胖的饅頭,讓人一看就高興。
  
  “路上撿的,也不知道是被人藏著還是掉下去坑里了,哭得可慘了!”莫云飛解釋道。
  
  “哎喲,快讓我看看!”蘇三妹要接手,小孩兒還不要,摟著莫云飛不撒手。
  
  “娘你快去看看有沒有金瘡藥吧,不行先給他打桶水,誰這孩子洗洗!”莫云飛無奈,只能一直抱著了。
  
  “那金瘡藥都讓你爹帶走了,咱們家也沒剩下的,要不先洗洗吧,我看這傷的也不嚴重!”蘇三妹道:“可憐見的,都給嚇壞了,你等著,娘燒水去,順帶給這孩子找找衣裳穿!”
  
  這孩子對莫云飛倒是挺乖巧的,給他脫衣服也是乖乖的,給他洗澡也乖乖的,就是碰了傷口疼,咧著嘴哭兩聲,莫云飛忙給小孩兒在臉上輕輕吹了吹,哄道:“不疼,不疼,我們很勇敢,是個小英雄,不哭不哭哦!”
  
  小孩兒就真的不哭了,等洗好了,給小孩兒換上粗布的衣裳,莫云飛忍不住眼睛大亮:“天啊,你長得怎么這么漂亮?太可愛了!”
  
  這孩子全身上下也沒半點兒的標記,甚至連個什么手鐲都沒有,就一個平安福掛在脖子上,特別小的一個,看著倒是挺精致的,不過這玩意兒普通得很,莫云飛想著,也許這以后就是認小孩兒家人的憑證,就給收起來。
  
  小孩兒剛剛兩歲多,這會兒正是能感受他人情緒的年紀,聽到莫云飛夸他,感覺到莫云飛的熱情都有些嚇到了,埋首在莫云飛的懷里,不去看莫云飛臉上的怪阿姨的表情。
  
  (//)
  
  :。:
  
  
3d独胆开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