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霹靂天下之逆命皇龍 > 第四十六章:擒皇局

第四十六章:擒皇局


  高峰之上,圣蹤圍殺之局終,玉梁煌隱藏在圣蹤體內登龍勁引動,終在戰局末處,聚殘余之龍氣化形。淡淡龍影龍氣灌入玉梁煌體內,玉梁煌運轉九九登龍體,周身氣元如狂浪翻涌,陷入六感俱失的玄妙之境。
  而與此同時,折翼的元凰,變色的真龍,身蘊龍氣的亡國之君,帶著滿身殺意,懷著一腔復仇之心,攜劍來到,欲殺玉梁煌,一血北辰皇朝滅亡之仇!
  “玉梁煌,玉梁尚,今日,你們兄弟同葬!”北辰元凰體蘊原北辰皇朝國師神堪鬼齋以孕龍之術產生的新生龍氣,根基雖不算當世之頂,然龍氣威能加成,也足堪讓北辰元凰輕易擊敗久病初愈,更身負箭傷之玉梁尚
  玉梁尚只是沉然將箭矢折斷,任由箭頭殘留體內,鮮血肆流,橫槍在握,擔下玉梁煌之安危。
  “元皇,既然逃得性命,何故再來呢!”玉梁尚皺眉看著北辰元凰,只是無奈而嘆。
  北辰元凰冷笑,緩緩拔鋒,象征元皇雪仇之心,絕無改易之可能,“玉梁尚,早知你們兄弟情深,北辰元凰今日送你們兄弟,同赴黃泉!”
  “既是如此,那,容玉梁尚再說一句,今日,恭請元皇,上路!”話語落,卻聞殺聲忽響,浪騰云、少微二人帶領武都精銳盡數包圍此地,北辰元凰反陷重重圍困之絕境。
  “什么,這竟是陷阱?!”片刻之間,反陷殺網,北辰元凰面色驟變。
  “煌弟早有預料,你會趁正道和地理司等人產生沖突時進行報仇,他既欲加入其中,必然少不了被你發覺,故以己為餌,釣你上鉤,正可根除后患,!北辰元凰,今日你插翅難逃!”
  心憂再則生變,玉梁尚冷然揮槍,便是殺令下達,浪騰云、少微二人率眾涌上,浪騰云翻運手中槍,大開大合,北辰元凰橫劍對敵,槍劍會,浪騰云根基有差倒退數步,然隨后少微挺槍而上,北辰元凰揮劍再應,不過數招便已將其壓制,然此刻,武都士卒又已涌上,纏戰不止。
  “北辰元凰,今日你插翅難飛!”玉梁尚同時持槍入戰,行招走式,精妙非常,配合浪騰云、少微二人,更是鋒芒畢現!
  “凰飛九冥!”一試背劍,先破少微攻勢,心知身已入局,纏戰更是兇險,北辰元凰已是心生退意,極招出手,欲破圍困。
  “大江拍岸!”一式拍岸狂瀾起,極招相對,浪騰云不敵北辰元凰,后退見紅,然北辰元凰氣力也稍衰一時,少微、玉梁尚二人見機同時搶攻,連環的攻勢,再加上周遭武都士卒,北辰元凰也隨之添傷。
  劍鋒再運,先退二人,再梟數首,欲退,卻是求退不能;一眾武都士卒戰死,更添浪騰云狂意,不惜以傷換傷,數十招過,浪騰云、少微、玉梁尚皆是負傷不少,武都士卒更是折損頗多,然北辰元凰面對這般圍勢,也是多出見紅,氣力大不如前。
  “鳴凰凌九霄!”奮招再提,崩云落濤,威勢凜凜,強壓浪騰云眾人,更欲將一眾武都士卒盡數攬入其中。
  玉梁尚皺眉,槍現鶴影,一對鳴凰之勢:“眾人退后,鶴棲三島接青霞!”
  一招相對,再度添創,北辰元凰看向此刻重圍之外的玉梁煌,心中決意閃過,既是脫身不得,便同歸于盡,旋即,劍勢變,招搏命,皆是要害落處,更添三分狠厲,忽變的攻勢,反使重圍一時動蕩,險險被北辰元凰突破,就在擒皇之局將成之時,卻見——
  “煌弟!”察覺有人欲攻玉梁煌,玉梁尚足踏鶴步,飛身而至,數度碰撞,方寸之搏,皆是玉梁尚最熟悉的招式,也是玉梁尚最熟悉的人。
  “大哥,你!”
  “你們眼中還有我這個大哥嗎?!”
  玉梁紹旋槍再蕩,硬憑槍威,擊退玉梁尚,隨后便直往軍陣而去,一槍破關,數招過手,帶著北辰元凰破陣而去。
  “那是……玉梁紹,怎會?”少微也出身欲禹梁族,自然認得玉梁紹的身份,但他卻如何都想不通,北辰皇朝已滅,皇朝對于禹梁族之桎梏當不復存在,更何況皇朝還有強逼禹梁族臣服之仇怨,無論何種想,玉梁紹皆無救援北辰元凰的理由。
  “這……”玉梁尚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只可惜擒皇之局功虧一簣,唉,罷了,先為煌弟護持,待其消化龍氣之力后再議。”
  “是!”
  被一眾人守衛的玉梁煌,此刻體內,隨著龍氣緩緩為九九登龍體所消融,落入經脈之中,玉梁煌亦感覺自身真元節節攀升,絲絲細密的氣韻隨著玉梁煌之功體運轉,從玉梁煌皮膚滲出,化作金黃氣云徐徐籠罩玉梁煌周遭,而在氣云中間的玉梁煌,眉頭緊皺,急速消化龍氣的同時,卻未見得,淡淡的龍影之中,象征邪能的暗綠色一閃而逝……
  樹林之間,玉梁紹帶著受傷的北辰元凰一路狂奔,方才停下。
  “想不到你竟然會救我。”北辰元凰擦去嘴角的血跡,看向玉梁紹的眼里,仍是滿蘊著戒備和猜疑,此刻的他一無所有,但此刻的他,也不會相信任何人。
  “皇城之戰,形勢早已決定,無論禹梁族是否留下,對結果皆不會有所影響。”玉梁紹看著北辰元凰,自袖中抖出一個藥瓶:“這是藥丹,雖不是什么名貴丹藥,但也可助你療復傷勢。”
  北辰元凰看了眼藥瓶,卻未接過去,只是冷笑:“哈,玉梁紹,這是你之憐憫嗎?”
  “非是憐憫,而是玉梁紹結盟之誠意,同樣作為誠意的,還有整個禹梁族!”說著,玉梁紹取出了一枚令牌,那是象征著禹梁族族首的令牌,有此令牌,再搭配上北辰元凰的實力和手腕,想要收服整個禹梁族,并不困難。
  北辰元凰見到族首令的一刻,隨之一愣:“族首令?玉梁紹,此物不該出現在你手中。”
  “哈,北辰元凰,你是梟雄,玉梁紹欣賞你,所以禹梁族交你,至于障礙,早已被吾掃清了!”
  吾的東西,始終是吾的,終是給出,也是自吾而出,玉梁雄,父親,我會讓禹梁族成為覆滅玉梁煌的一把尖刀,九泉之下,你好好看著吧,看著誰,才是真龍!
3d独胆开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