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重生從成為三叔開始 > 107.和睦和滿足

107.和睦和滿足


  大早起,大姐居然把我堵被窩兒了,那手可是真涼啊。
  “嗷——”我被冰的嚎叫了,頓時睡懶覺的心思完全沒有了,然后生氣的道:“楊占蓉,你回來干啥,趕緊回醫院切。”
  大姐直接抖我的被子,最后一絲熱乎氣兒也沒有了,她就直接疊起被子來,道:“幾點了,還不起來,人家小妹都起來漱口洗臉了。”
  “剛八點!八點!”我抗議的喊道。
  小妹則拿著奶瓶道:“我給小圓喂奶,她是我妹妹。”
  我不情不愿的穿上棉衣,埋怨的道:“你不好好上班兒,家兒干啥來,你快找個對象出門子走吧。”
  “我都不,我都回來!”大姐又要把冰涼當晚手往我脖子里塞,嘴里不依不饒的道:“我讓你嫌棄我,收拾不死你。”
  我被冰的嚎叫,道:“媽,你們家兒閨女咋都這暴力,快管管。”
  二喜兒湊過來道:“三兒,你趕緊起來,大姐帶回來炸餅、油條了,忒香。”
  我不服不忿的道:“肯定是她吃剩下的,有她口水。”
  二姐突然插過來,一把把我摁住,脫褲子就打屁股,道:“大姐,你就是對他太好了。”
  “啊!救命啊!”我見不妙,哀嚎道。
  “大姐,你快救救我,楊占華犯病了。”
  啪啪啪——
  “啊——啊——”我被揍了之后喊道:“楊占華,我要畫個圈圈詛咒你!”
  “快中了,收拾好了開飯。”母親和藹的笑道。
  小妹早就對二姐揍我不感興趣了,而是對新多出的小人兒更感興趣。還有二喜兒,他居然也對小人很感興趣,生怕小人兒沒了似的。
  父親給每人分了一根油條,炸餅也只有一小塊。
  我嘟嘟囔囔的道:“楊占蓉,你也忒摳稀,一人一個油條夠干啥,越吃越饞。”
  大姐直接爸我的油條搶了過去,然后給了小妹,道:“嫌摳稀別吃,給小妹吃。”
  小妹則高興的道:“給小圓吃。”
  我看看空著的手,又看看已經到了小妹手里的油條,就要搶二姐的,但是人家手快。
  我不爽的道:“你五號就可以去縣里上班兒了,天天有油條好吧。”
  “都不給你出!”二姐得意洋洋的道。
  “大姐也五號去縣醫院上班兒,過年我們放假回家帶好吃的都不給你吃,饞不死你。”
  難怪大姐回來了,原來老孫把感情牌打足了啊。
  好吧,既然如此,那哥這次就不跟你們計較,讓你們過個肥年吧。
  我心里明白,但是嘴上不服輸,喝著玉米渣糊涂,道:“都她,大鏡面兒腦袋,根本不會轉彎兒,被賣了也得替別人數錢。”
  大姐得瑟道:“我們醫院抽調一個醫生和兩個護士過去,院長推薦的我。”
  還不錯,能夠留有回旋余地,不至于讓大姐覺得特殊化。
  飯剛吃完,爺爺就笑呵呵的進門兒了,夸獎道:“我大孫女都是有出息,爺爺沾你光了。”
  “爺爺長這么大第一回吃炸油條,都是香啊。”
  二姐最近深的爺爺寵愛,或者說寵愛的過頭了,有點兒囂張跋扈了,所以她馬上表態道:“爺,我去縣里兒上班兒,過年回來給你帶好吃的。”
  爺爺最近特別滿意二姐,在村里兒誰不說他二孫女標志,比地主家兒的小姐都好看,極大的滿足了爺爺的虛榮心。并且,二姐還給爺爺奶奶做了套新衣裳、新鞋、圍巾,準備讓他過年穿,老兩口子能不滿意嗎。
  爺爺笑著道:“那中,我都愛吃肉包子,回來給我帶幾個就酒。”
  “哎呀,那時候我都羨慕馬大褂油條、肉包子就酒,現在我都差肉包子就酒了。”
  “吃上肉包子就酒,死了也值了。”
  呃,都這點兒追求,搞笑吧。
  馬大褂,大名兒叫馬長貴,是五個莊村兒大地主老馬家留在老家曾經的管事。人家老馬家都是出息人,老早就進京了,留下個管事打理老宅子、土地啥的。
  馬長貴為人實在,說不上是夏舍單冬舍面的大善人,但是收租子從不斤斤計較,多少都能給你一撩的。
  他的原話是:“反正東家不缺那三瓜兩棗,讓我照顧著大伙。”
  所以,臨近的普通人家兒都愛租種他手下的地,自然逢年過節免不了給人家送東西。
  當年父親做的雞毛撣子、棗酒、山楂糕深受其喜歡,所以家里才不責難無所事事的父親。
  不僅爺爺奶奶很高興的帶著兩個堂姐過來了,就連一直不待見我們家的大伯大媽也帶著三堂姐過來了,那些虛假的客套話讓我受不了,但是怎么感覺爸媽很受用的樣子。尤其是父親,在大伯大媽的客套中居然轉淚了,完全不符合凡事都風輕云淡的人設。
  好吧,我承認大媽或許更像父親實際上的媽,讓他們處于僵持,父親確實難受,但是犧牲我們討好她,我就是接受不了。
  還有,我心里特別不平衡。
  這幾個月,魚、肉、大米,都沒能賄賂成功,只是改變了爺爺的基礎態度,根本就沒實現翻天覆地轉變,尤其是大伯大媽。但是,人家楊占蓉一根油條,真的,就是一人一根油條收買了所有人,而且變成了眉開眼笑的阿諛奉承。
  我心情低落的嘟囔道:“不科學,這不科學呀……”
  我基本上是大姐帶大的,所以對我的關注更多,瞬間就發覺了我的情緒變化,但是她不僅不安慰我,反而得瑟的道:“楊小三兒也有沒出息的時候。”
  “忒不容易啊!”
  我白了她一眼,道:“我心里不平衡不正常嗎?”
  “魚、肉,他們少吃我的了,好話沒聽見一句,還往死里揍過我。”
  “你說,這是啥道理。”
  二姐得意洋洋的解釋道:“你大姐未來是縣醫院護士,前途不可限量。”
  “我,你二姐,那是要進官府的人物,這時候不拍馬屁,有事兒送禮也不管事兒。”
  “哼,都你楊小三兒,以后收拾不死你。”
  “對,我給他打針,使勁兒扎!”大姐也解恨的道。
  “媽,她倆是不是你從大坑兒邊兒撿的,明顯跟我不是一個媽的呀。”我裝無辜,看你們倆能拿我怎么樣。
3d独胆开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