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雪顏謎傳 > 第五十六章 夕月情節

第五十六章 夕月情節

時間過得很快,距離年節還有十五天時間了,莫雪顏來離國也已經半年有余了,準確說來是她穿越成為北月顏已經半年有余了,這半年來她過得還算是舒服的。
  
  離國的年節,在除夕前的十五天還有一個夕月節,所謂的夕月節,便是七夕節,只是時間不一樣而已。
  
  今日,不管是內都還是外都,都是人滿為患,高臺閣樓上是掛面了彩帶,平日里內都都是酒館商鋪,像攤位這些都是擺在外都的,而今天,外都的地攤是可以被允許擺在內都的。
  
  由地方閣部劃分區域,每個攤位一個區域,攤主必須遵循地方閣部的安排,否則就撤銷你的位置。
  
  所謂地方閣部,也就是相當于戶部,管制著離國的人口和地區土地,以及各方官員的俸祿和人口稅收等等。
  
  莫雪顏來了雪都短短的一月半時間,對于離國這嚴規的制度是又一次有了深刻的認識。
  
  對于離國的嚴謹,莫雪顏很是認同并且贊賞,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一個好的治國體系,可以帶給百姓們好的生活地域,好的生活品質。
  
  從這嚴謹的體系也可以看出離皇絕對是一個好皇帝,不說她對那個‘莫雪顏’的癡情,便是只這治國一點,那個‘莫雪顏’對他的認可就絕對比齊銘御高。
  
  莫雪顏和墨筱兩人用過午飯后便出來玩了,既然決定年節后直接買一個現成的戲班子,那么今年這剩下不多的時間,莫雪顏自是要敞開了玩的。
  
  拉著墨筱一會兒轉轉這個攤位,一會兒逛逛那個攤位,期間還玩了好幾把套圈拿物的游戲,墨筱是一套一個準,莫雪顏站在一旁連連的拍手叫好,懷中已經抱滿了她想要的小玩意。
  
  最后還是攤主哭爹喊娘的求著,還退還了莫雪顏先開頭交的一錠銀子,莫雪顏才好心的讓墨筱停了手,只在那些小玩意當中拿了一對自己特別喜歡的玉佩,其他的全都還給了攤主。
  
  攤主本就是小本生意,那些小玩意莫雪顏也只是拿來玩的,倒不如還給攤主,還能讓攤主換幾個小錢。
  
  攤主便是千恩萬謝了,莫雪顏隨意的擺了擺手,拉著墨筱去逛了別處。
  
  那對玉佩是六瓣飄雪,雖然不是頂好的,但卻是莫雪顏最喜歡的,她將一半玉佩送給墨筱,算是她們姐妹之間的信物。
  
  “雪兒,這玉佩可是一對的,你給我做什么,還是留著給你以后的情郎吧!”墨筱將莫雪顏給的玉佩塞還給她,一句的玩笑話。
  
  六瓣飄雪玉佩,分開便是各自三瓣,一半的中間雪瓣上刻著一個金色的‘相’字,帶的是穗鏈,
  
  這半玉佩的中間有著一道裂痕,正好在‘相’這個字的中心位置,好似摔出來的,是用鑲金粘好的。
  
  而另一半的中間雪瓣上則刻著一個‘思’字,帶的是尾穗,是完好的,這就是妥妥的情侶玉佩‘相思’。
  
  莫雪顏拿著玉佩,嬌紅了臉蛋,“瀟茉你真討厭。”
  
  話落,莫雪顏跑去了前面,腦中無端的出現了一個月華衣衫半面遮臉的身影,該是離朔。
  
  莫雪顏的臉蛋越發的通紅了,狠狠地搖了搖頭甩開了腦中的身影。
  
  “莫雪顏,你在想什么,不是都說了不行不行不行嘛。”
  
  話落,又是喃呢的警告了一番,莫雪顏停下了步子,這才發現墨筱沒有跟上來,折回去找了一圈,卻是沒有看到墨筱的身影。
  
  “怎么會不在呢!難道是走岔了,算了,反正瀟茉也那么大的人了,我再玩會兒,到時候瀟茉要是也沒找到我,應該就會回家了。”
  
  莫雪顏又掃視了兩圈,全是人影,就是沒有瀟茉的身影,她便不找了,又去了前面逛了。
  
  “公子就在前面,想來不多久,小姐就會碰到了。”墨茜和墨筱出現在了一個茶肆的拐角處。
  
  莫雪顏將玉佩貼心的收到了她新做的繡花小包的一個格子里。
  
  以前那個繡花小包的針腳實在是太蹩腳了,所以莫雪顏找了雪都有名的裁縫按照她的要求給她做了一個新的,上面繡的是一片片的飄雪。
  
  天空已經漸漸暗下來了,白日是一個大晴天,冬天的晴天還算是比較暖和,但到了晚上就是寒風呼呼了,卻也抵擋不了人群的熱鬧。
  
  夕月節,到了晚上才是最重要的歡樂時刻。
  
  酉時開始后,所有適齡未婚男女會去各自指定的地方買一個面具,然后要是在人群中遇到和自己帶了一樣面具的人,若是兩心相悅一見鐘情,便可以托了媒人去提親,喜結連理,若是彼此沒感覺,便只當是一場玩樂。
  
  這是夕月節最重要的一個夕月環節,在這個環節中,不用擔心期間會出現女的和女的帶了一樣的面具,或者男的和男的帶了一樣的面具,因為這些面具都是姬樂思外坊做出來的,每對都只有男女一對。
  
  酉時剛到,莫雪顏向著女子買面具的那邊走去了。
  
  今天莫雪顏是穿了女裝,畢竟夕月節這樣的一個環節,莫雪顏還是很好奇的,也想玩上一玩,要是她穿男裝,然后一個不小心奪了某個姑娘的芳心,那可就是直接玩大發了。
  
  一身天藍色的廣袖繡花襦裙,外搭暖棉披風,秀發只用一根藍碧環月釵簪住,配著她嬌艷白皙的臉蛋,那是艷麗中帶著脫俗。
  
  離國未出閣女子出門都會戴面紗,尤其是在雪都里,但也僅限于官家望族,像莫雪顏這種一無身份二無人知的,戴不戴面紗隨心意,所以莫雪顏很是有心的沒有戴,
  
  一來,面紗戴上吃飯做啥都不方便,二來,莫雪顏也想看看她的這張臉,確切的說是她想要看一看那個‘莫雪顏’在這雪都是不是真的如離朔所說那般,見過的人是少之又少。
  
  這一下午下來,街上之人也只是驚訝于莫雪顏的美貌,并沒有一個人驚恐的喊出莫雪顏三個字,這讓莫雪顏很滿意,心中對離朔說的話就更加的堅信了,那么她在雪都也就只用防著一個離皇就好了。
  
  走到買面具的地方,已經有好多女子買了面具,莫雪顏一眼掃過攤位,各種的面具都有,千奇百怪,視線是直直的落在了左手不遠處的一個飄雪面具上。
  
  白色的面具,金色的飄雪,莫雪顏的腦海中閃現了離朔的那個金雪面具,只是這個面具是全面具,而不是半面具。
  
  手剛伸出,一個女子快了她一步拿了那個面具。
  
  “昕雨,你選好了嗎?”一個女聲傳入了莫雪顏耳中,緊接著拿了飄雪面具的女子開口了,“選好了。”
  
  “昕雨,你這個面具好漂亮。”那個女聲又開口了。
  
  “我也覺得。”叫做昕雨的女子淺淺一笑,雖然被面紗遮了臉,但是可以模糊的看到。
  
  莫雪顏的視線看向了身邊的這兩個女子,剛才開口問話的那個女子一身的粉紅色襦裙,同色的面紗,而靠近莫雪顏左手邊拿了飄雪面具的女子是一身白色長裙,同樣的白色面紗。
  
  
3d独胆开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