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大叔三千歲 > 第二十五章 事出有因

第二十五章 事出有因


  初一還沒來得及把手里的硬幣拋出去,就聽得咣當一聲,卻是那呆立的安保無意間把手里的甩棍掉在了地上。
  這一聲明顯把這家伙嚇了一跳,再一看初一幾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更是嚇的連著后退兩步,直接撞在了身后的鐵皮柜上。
  “你們別過來,我、我、我報警了啊!”安保色厲內荏的喊著,哆哆嗦嗦地去自己兜里摸起了手機。
  “別!”只是他還沒來得及掏出手機,倒在地上還在不停嘔血的板寸青年就艱難的吐出一個字來,一只手也死死的抓住了安保的褲腿。
  見到這副情形,初一眉頭一挑,也停下了手里的動作。看來事出有因了,不單單是自己所見的這么簡單。
  想著,他反倒不著急布陣了。
  “師叔,是他先對小瑜姐做壞事的,我一著急才動的手!”補玉指著大口喘息的板寸青年,也急忙解釋起來。
  初一不由得一愣,這才明白過來對方為何會阻止同伴報警。倒是自己忽略了,原本只以為是補玉和這些人起了糾紛,卻忘了一幫大男人怎么會跑到女更衣室來打架。
  此時再看小瑜,明顯是驚嚇過度了,一雙眼睛直直的,毫無神采。
  原本初一還以為是她被補玉打人的樣子給嚇壞了,卻不料竟是遭遇了這樣的事。
  急忙上前撿起浴巾給小瑜裹在身上,反手將她摟進了自己的懷里,輕輕拍著她的背,初一柔聲安慰著:“別害怕,已經沒事了。”
  溫柔的聲音終于讓小瑜從驚嚇中回過神來,身體一軟,把頭埋進初一懷里嗚咽起來。
  胸口轉瞬濕了一大片,初一心里也不禁苦笑。
  這小姑娘還真是流年不利,兩人認識不到十天,她竟然經歷了這么多糟心的事,也是怪難為她的。
  對此,初一多少是有些自責的。昨晚自己就瞧出這家搏擊俱樂部不是什么正經地方,虧得小瑜這么信任自己,自己怎么就沒想著勸勸她放棄這份工作。要不然,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師叔,現在怎么辦?”看著初一忙著安撫小瑜,也不談這件事怎么處理,只當是自己惹了禍事的補玉忍不住小聲問道。,
  初一沒有回答,反而把目光投向了倒在地上的板寸青年,眼神有些冷冽。
  既然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現在倒是不必擔心對方報警了,只怕他們捂蓋子還來不及。
  不過為了保護補玉,自己也不能找警察替小瑜主持公道,如此,也只能自己幫小瑜討個公道了。
  初一眼神不善,一直注意著他們動向的板寸青年對上這眼神,只覺得心底冒起了一股寒氣,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快,給……給舅舅……打電、話,快。”板寸青年一雙眼睛大睜,使出渾身力氣,終于斷斷續續的對旁邊的同伴說了一句完整的話。
  他感覺到了,這個和自己年齡相當的人,眼神里分明有著一股殺意!
  “幫小瑜拿衣服,咱們走。”初一忽然冷冷一笑,對補玉囑咐一句,抱起小瑜走出了更衣室。
  大庭廣眾,就算是要幫小瑜出一口惡氣,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動手。
  “噢。”補玉急忙點頭,急忙從衣架上抱起小瑜的衣服追了上去。
  這時已經又有一幫安保趕了過來,在走廊和初一迎頭撞在了一起。
  初一心里有火,這時自然不會客氣。
  也不用暴露自己的真實實力,更不用像補玉小道士那樣,灌注內力的一腳把復合木的門踢個稀碎。只是一記簡簡單單的正踹把領頭的家伙踹飛出去,其余人就被徹底的震懾了,眼神里夾雜著畏懼,乖乖的讓出了一條道來。
  板寸青年嘴里的舅舅,正是與輪椅為伴的成先生。
  這處拳擊俱樂部只不過是他名下的一處小產業,接到電話的時候他并沒有在這里,只是停穩自己的外甥被人打傷,立即趕了過來。
  成先生來的速度很快,在大廳遇到了被抬在擔架床上準備上救護車的外甥。
  “成先生,朱毅傷得很重,胛骨應該是骨折了,而且……好像傷了內臟,剛剛一直都在嘔血。”看到成先生出現,原本扶在擔架床一側的俱樂部經理立刻迎了上來,沒用成先生開口便介紹起了情況。
  成先生聽罷,倒是沒有說話,伸手一摁輪椅的前進按鈕,就到了擔架床邊。
  這時躺在擔架上的二哥,也就是成先生的外甥朱毅已經昏迷了過去,躺在擔架上一動不動,只是神情依舊帶有痛苦之色,嘴角也還留有一道血跡。
  “先送醫院吧。”看著這副情形,成先生眉頭擰成了一團,對著幾個醫生擺了擺手。
  眾人也不敢耽擱,一溜小跑出了俱樂部大廳。
  “傷他的人呢?”目送眾人出門,成先生慢慢的捏緊了拳頭。
  “跑、跑了。”經理忍不住擦了一把額頭冷汗,聲音細不可聞。
  “跑了?”成先生扭頭看著經理,臉上忽然有了笑意,“你是說人跑了?”
  成先生笑吟吟的樣子卻讓經理只覺得背后發寒,若不是這里眾目睽睽,他都有下跪的心思了。
  “對不起成先生。”經理汗如雨下,“實在是對方太厲害了,我們傷了幾個人也沒能留下對方。”
  這倒是讓成先生有些驚訝。
  畢竟是拳場,時常有人鬧事,保衛這方面是重中之重,以至于俱樂部不少安保都是直接從拳手里挑選的。這樣子都能被人闖出去,還傷了幾個人,由不得成先生不吃驚了。
  “當時人太多,我怕把事情鬧大不好收場,所以沒敢動硬家伙。”經理小聲解釋著,也怕給成先生留一個懦弱的印象。
  成先生點了點頭,倒也認可了經理的說辭,略一沉吟,道:“對方是什么人,查清楚沒有?”
  傷的是自己的外甥,這口惡氣成先生自然咽不下去,雖然現在對方跑了,但只要知道是誰,找出來報復一番倒也容易。
  “就是兩天前,您親自關照,讓俱樂部招錄的那個女孩子。”這事經理倒是清楚,他一到后臺,就讓人去查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朱毅看上了那個女孩子,今天去更衣室本來想把對方……”說到這里,經理沒好意思說下去,這也是朱毅的老毛病了,成先生也清楚,倒是不需要解釋的太過清楚。
  “可是沒料到今天對方有朋友陪著一起來,還是兩個硬茬子,所以朱毅才被打……。”
  “等等!”經理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成先生打斷了,之前還是一臉淡然的成先生這時候臉色猙獰,狠聲道:“你是說程小瑜?”
  “對對對,就是程小瑜,是您特意給我打電話,安排人去招錄的。”
  “混蛋!”成先生眼睛都紅了,一把擒住正點頭哈腰的經理,“告訴我,他把那個女孩子怎么了?”
3d独胆开组六必中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