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儒武爭鋒 > 第兩千四百五十節:不請自來!

第兩千四百五十節:不請自來!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儒武爭鋒最新章節!
  
  一頭銀發的秦楓朝著邋遢掌勺老漢一抱拳,這一聲“摩羅前輩”卻是讓他身邊皮膚微微發黑的丹鳳眼少女如遭五雷轟頂,腳步“噠噠”兩聲,不由自主朝著門口倒退出去。
  
  摩羅,拳法宗師。
  
  萬古仙朝唯二的兩位無名境武道強者。
  
  一個是萬古仙朝大將軍燕破軍,一個就是拳法宗師摩羅。
  
  摩羅數次拒絕朝廷的招攬,閑云野鶴一般,據說萬古仙朝恩威并施,最后一次,是派了燕破軍帶著圣旨去的。
  
  傳說,那時兩名到目前為止在萬古仙朝最頂尖的無名境武道強者,就這么酣暢淋漓,毫不留手地生死搏殺一場。
  
  至于最后輸贏,并不清楚。
  
  總之摩羅依舊沒有應召去萬古仙朝做官,燕破軍也沒有成為萬古仙朝第一武道宗師,依舊是守著那個萬古仙朝軍中第一武道宗師的頭銜。
  
  據說之后百年,燕破軍與摩羅只要見面,必有一戰。
  
  可打了百年,唯二依舊沒有打成唯一,燕破軍也好,摩羅也罷,誰也都沒有壓下對方一頭,成為萬古仙朝無數星域中最強的那個武道宗師。
  
  所以說,這兩家是有梁子的!
  
  丹鳳眼少女不是旁人,正是燕破軍的獨女,燕芷虎。
  
  面前這個干瘦邋遢的老人居然就是傳說之中與父親燕破軍打生打死的武道宗師。
  
  她不慌,誰慌啊!
  
  神都星,可以算是萬古仙朝中樞的中樞,核心的核心,可摩羅居然大隱隱于市,直接就在了神都星住下了。
  
  難怪萬古仙朝內往往挖地三尺,都找不到這尊拳法宗師的下落。
  
  原來是——燈下黑啊!
  
  可是燕芷虎又感到異常奇怪,為什么秦楓能看出這邋遢老人的身份?
  
  若非是秦楓點出來,她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將面前這個站在鍋邊,系著圍裙的油膩邋遢老人跟傳說中的無名境武道強者聯系起來的。
  
  當時,秦楓到了神都星的飛舟渡口與前來接他的燕芷虎見了面,開口就問了一句:“神都星禁城附近有沒有很有名的羊肉鋪子?”
  
  燕芷虎倒也沒有多想,只當是神都星的羊肉名聲在外,他秦楓慕名而來。
  
  燕芷虎倒沒有藏私,直接找到一名熟諳禁城附近地理的陰陽家,給她“算”出了這家最好吃羊肉館子的位置。
  
  在此之前,她雖然也找陰陽家的讀書人算過,但每次找那家羊肉館,都是無功而返。
  
  不曾想,這一次居然找到了。
  
  從老人開口跟他們推銷土釀燒酒的時候,燕芷虎就知道,應該是那家傳說中的館子了。
  
  只可惜驚喜還沒存在多久,驚嚇就來了。
  
  這館子居然是傳說跟老爹燕破軍不死不休的宗師摩羅開的?
  
  可是,秦楓為什么要來找摩羅,他為什么認識摩羅?!
  
  沒等燕芷虎開口,摩羅竟已是先開口了。
  
  “你怎知我是摩羅?”
  
  摩羅的問題,竟也是燕芷虎的問題。
  
  秦楓笑了笑,開口說道:“摩羅前輩,您以前游歷時,是否認識一位叫蒲松濤的說書人?”
  
  邋遢老漢一聽到“蒲松濤”三個字,頓時笑著罵了起來:“這家伙告訴你我在神都星的?嘴上沒門閂嗎?這么輕易泄漏老夫的行蹤,這是要害死老夫啊!”
  
  害死一位無名境的武道大宗師?
  
  這可真的就是一句玩笑話了。
  
  武道最容易入天人境,因為天人第一境就是布武境,但武道也最難破境,萬古仙朝這么多年,也就出了屈指可數的幾位天人第二境的強者。
  
  但迎難而上的無名境武道宗師不僅強,而且是很強,可以硬扛第三境不爭境的尋常修煉者不落下風,近身格斗甚至可以傷敵,甚至斃敵。
  
  禁城里,除了李淳風,還真沒有人可以“害死”摩羅這位武道宗師。
  
  所以摩羅嘴上雖然是責怪,但語氣卻沒有半點責怪得意思。
  
  就好像年輕人之間相互喊對方是“憨貨”,是“傻叉”,但沒有人會覺得對方真的是在罵自己,會因此而生氣一樣。
  
  秦楓便知道,蒲松濤與摩羅的關系,可能真的很好。
  
  蒲松濤在秦楓前往萬古仙朝的前夜,主動找
  
  到了他,說為他找到了第二個盟友,就是這位可以算是萬古仙朝江湖勢力執牛耳者的摩羅。
  
  萬古仙朝擺在明面上的斗爭是李家宗室代表的道家,科舉官吏代表的儒家,沙場武人代表的軍部,其實暗流之下,還有一股勢力,就是江湖。
  
  宗室李家勢大,所以蒲松濤給秦楓的建議就是與軍部結盟在明,與江湖結盟在暗,盡快整合儒家勢力,以其他兩個勢力聯手來與李家宗室抗衡,勝算更大一些。
  
  原本秦楓對于拉攏摩羅一事是存疑的。
  
  畢竟連他都知道,摩羅跟燕破軍打生打死好多回,真的能說動他嗎?
  
  摩羅看向秦楓,笑道:“你才是那個上清學宮派往萬古仙朝的小首輔,對吧?”
  
  秦楓也不藏私,點頭說道:“沒錯,古月只是我的化名。”
  
  摩羅笑道:“我知道,我弟子門生遍布萬古仙朝和周邊星域,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你這一招扮豬吃老虎,用的真不錯!”
  
  老頭在油膩膩的桌上坐了下來,笑瞇瞇地說道:“李淳風,真的被你給騙了,他以為你只是一個普通的上清學宮弟子,不過是僥幸做了圣人的弟子罷了。”
  
  之前還笑瞇瞇的摩羅,下一句就讓秦楓如墜冰窖之中。
  
  “我準備了好些個關于你的情報,今日準備販與他,他倒好,根本就不關心你的情報,我也不好主動推銷給他,不是嗎?”
  
  秦楓眼神驀地一變,他感覺到了一絲危險,但很快,老人就笑著說道:“你放心,既然你是老蒲的朋友,也是他叫你來找我的,我與他的那點香火情還在,我就暫時不會提醒李淳風。”
  
  燕芷虎本來就因為父親的原因,恨屋及烏,對這叫摩羅的老頭觀感不好,她不禁冷哼道:“暫時?暫時是多久?一天,一個時辰?”
  
  摩羅忽地斂住笑容,朝著燕芷虎冷冷說道:“燕家的小丫頭,你要是嫌命長,可以到老夫這來討一拳,若是把你打死了,老夫正好可以再跟燕破軍那瘸子好好打一架了!”
  
  燕芷虎啞然。
  
  秦楓笑了笑問道:“前輩,你可否保我三個月時間?”
3d独胆开组六必中方法